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說瓷

中國時報【周芬伶】

影青,是在淡淡的青中隱現著發白的刻鏤花紋。古瓷的顏色特別好聽,吹綠、胭脂水、嬌黃、松青、霽藍、祭紅、豇豆紅、繕魚黃,所謂顏色會呼吸不過如此。

談到瓷器,一般把它當工藝品,認為沒有什麼藝術價值,或者說:「現在吃飯用的碗盤留下來,以後就進博物館啦!」或者說:「古董花瓶,我家很多,都摔破了!」聽到這些話讓人頻翻白眼,真是夏蟲不可語冰。

既是禮器也是寶器

銅器、玉器與瓷器這兩三東西在中國是禮器更是寶器,與其他東西不可混談,銅器不燒之後,玉器與瓷器取而代之,玉說過了,現在來談瓷。你敢說秦俑沒有藝術價值?或宋瓷只是工藝品?那為什麼汝窯出國展覽,引來這麼多文藝人士反對,在博物館學中,汝窯與米開朗基羅、達文西同列一級展覽品。為什麼?「道器合一」的美學體現啊,宋五大名窯把古人的美感都灌注在瓷器中,它追求「色如天,薄如紙、明如鏡、聲如罄」,這些東西當然不是吃飯用的,宋以前的瓷與茶道或明器、祭祀有關,它是作為銅器的替代品,銅器是祭祀用的,所以古瓷都以銅器的造型為主,追求的是玉的質感,與接近天空的顏色,又要敲得好聽,它有時拿來祭天,有時作為皇族的陪葬品,這些東西數量很少,非皇族不得一見,連官宦人家都難能一見,縱然有也是價值連城,怎麼還會堆在你家等你摔破。再說不論誰家的飯碗,放多少年也很難進博物館,皇家用的都不能,飯碗都是大量燒,而且明擺就是吃飯用的,簡單而不考究,考究的就用金碗、銀碗、玉碗了。故宮看到的那些宋以前的碗都是茶碗,跟茶道有關,茶碗在當時的名窯器就是有錢也難追的名物,或者是筆洗等文玩,大多是把玩用。宋以後的青花、彩瓷算是器用了,可永樂皇帝用甜白瓷造佛塔以追思慈母,可見只有瓷才能與神聖相連,否則為什麼會有壺神崇拜?成化鬥彩在當時就價值連城。而清三代的古月軒瓷或琺瑯磁是把玩用的,只有皇帝才能擁有,燒不好是要砍頭的,會燒瓷的可以作宰相,如唐英等人,瓷在中國就不只是工藝品。

祭祀、最新的代書貸款風險怎樣貸利息比較低器用與建築

當然我不是鄙視民用品,美好之物都來自民間,燒出逸品就被納為官有,從來好的瓷土都被官府圈住了,因此民窯與官窯本質上就差很多,民窯逸品如吉州窯、磁州窯,在當時就難得,更不用說現在。薛寶釵房中有隻土定瓶插菊花,就很雅,所謂人淡如菊,人止則靜,能靜則能定,取其人「淡定」。土定就是民窯定器,薛家富貴無比,她家多的是官窯,但她就是要別出新裁。

出現在大觀園的瓷器以宋器為多,妙玉給一般人用明初甜(填)白,給劉姥姥用明成化雞缸杯,喝體己茶時用的都是宋器。宋瓷在當時就是美的高標,為何?因為其中汝、鈞成於藝術家皇帝徽宗之手,都是文玩小件,古時文人寫字畫畫,用什麼文玩很重要,要看品級從此下手,鈞窯是窯變之物,帶有紫或紅斑,用來做什麼呢?養珍奇之花。官、哥、定都以月白為美,茶碗是有的,絕無飯碗。宋瓷除了定窯之外都是寶石釉,其釉水是祕方,難以複製,所以才珍稀。

中國瓷器燒造歷史非常早,跟祭祀、器用、建築有關,傳說堯就是一流的燒陶家,會燒陶就能製瓦作磚,它跟建築關係密切,因此殷人會築城,愛搬遷,武丁少時就是建築師,被父親叫去蓋宮室,因此認識許多豪傑,看人很準,知人善任,所以能中興王朝。所謂秦磚漢瓦,就是秦人很會燒磚,連長城都燒得出來,地上鋪磚,比鋪柏油還堅固,交通更為便利,依此建立四通八達的帝國。漢人燒的瓦非常巨大,古人處於象徵時期,以體積大為美信貸房屋買賣,方尖碑、金字塔、阿房宮都很大,用的瓦片自然大,瓦當上的雕刻圖案最大的有小圓桌一樣大,刻的都是白虎青龍之類,瓦片燒這麼大,又要上花,難度很高,這是為什麼瓷器在中國出現得這麼早,跟燒窯技術發達有關。

文人茶帶動瓷高峰

漢代出現的原始瓷,以草木灰為釉水,燒出來灰灰綠綠,並不好花蓮房貸信貸年息看,彼時銅器太昂貴,因此燒出這類似銅器的東西作為陪葬用的明器,漢陶大都是綠色,也就是青銅色。魏晉茶道興起,杯盞以越窯為上,越窯是翠綠色,還帶點灰色調,要到南宋龍泉才燒出漂亮的綠色,這顏色的追求艱困而漫長,至少花了五六百年,古代文人講究喝茶,尤其是與修行結合的茶道,每人都只用自己收藏的名物,鬥茶不只在茶,還要鬥茶碗,茶碗的欣賞是茶道中非常重要的一環。

到了宋代,美學以玄素為美,瓷器的靜定與素淨頗為相應,所謂道,就講個「相應」,人與茶的相應,可以行氣,以利打坐,道與器相應,可以參悟;人與茶碗相應,可以引發美感,文人喝茶遂成風氣,但有一只素玄之名物,便可在茶會中領得風騷,那是文人茶的時代,也是瓷的第一高峰。

明代朱元璋改團茶、點茶為茶湯,傳統的茶道失傳,點茶是用茶碗將茶末泡為茶湯打出泡泡,過程很繁瑣,各個環節都講究,加以團茶昂貴,非一般人喝得起,改茶湯後,小壺小杯喝茶,這是功夫茶的起始,所以瓷器小杯變多了。至於明青花大器為多,一來受中東影響,貿易瓷越花越好,明初宮中還是以素白為美,甜白瓷是此時的代表,這是如糖霜的白,不像定瓷白中帶黃;影青白中泛藍,這時真正的白瓷才產生,然它並不單調,通常刻有暗花為飾,燈光下美死人,其他素色瓷如祭紅、霽藍、豆青都燒得很好,宣德皇帝的蟋蟀罐是青花,大多是龍鳳圖案,我猜花果圖案的大器是貿易瓷,龍鳳紋小器才是宮中所用,素色瓷也都以龍鳳為紋,連喝牛奶的蓮子碗也是小小的,蓮子型的小缽,碗底還有個尖,很可愛。我曾送給一作家朋友一只,她大概覺得送碗很怪,回說:「等我破落時,就用這只碗去行乞。」我啞然失笑,這樣一只碗在拍賣會上是寶呢!

瓷器越小越貴,越大就越是粗用品。連文人都不懂茶與瓷器,我覺得好孤單。收瓷的都是大老闆生意人,越大越好,怎麼是這樣?

清瓷僅康雍乾三代

明青花為何屢屢拍出天價?尤其是明初洪武、永樂、宣德?因彼時的官土特別瑩潔,燒出來有玉的質感,釉又是中東進口的蘇麻離青,發色是寶石藍,而帶有深色斑,如此層次鮮明,圖案又是一般人喜愛的花果圖案,自然受到西方人喜歡,一般看到的都是大器,我覺得是貿易瓷,也有可能元蒙古人愛大器,明代猶有前朝風,這是瓷的第二高峰。

這些官土與釉,到明中期就絕了,成化胎質還好,之後就越來越粗,大缸大器越來越多,此時的瓷器才淪為一般器用。

清三代皇帝是藝術家皇帝,也是收藏家,他們愛宋器,古器,廣開獻寶之路,如今故宮收藏如此豐富應拜他們所賜,他們的美學與生活多少顯現在紅樓一書,有什麼樣愛美的時代,才有如此愛美之書。康雍乾同時是燒造家,燒出滿族喜歡的五彩繽紛,與中西混雜風,這時的官土絕佳,燒出的瓷器簡直像寶石般晶瑩剔透,越小的瓷器越難燒,也越珍貴,一只小杯上了十幾種顏色,人物動物栩栩如生,連毛髮都根根分明,如何做到?用放大鏡畫出來的,越小越難畫,人物又比動物難,所以一般大器都是規矩花,小器尤其是文玩小件,畫工之精湛令人驚歎。一只小洗上有畫有字,是瓷器結合書畫藝術,焉能不珍貴,這是瓷的第三高峰。

燒瓷要動用窯工、作坊、畫工無數人,耗費的金錢與人力浩大,乾隆晚期瓷器已走下坡,此後只有以實用為主,不再創新,因此漸漸被西方瓷器比下去,要看清瓷只有清三代。

瓷器園藝以及插花

像這樣的東西紅樓就沒有,因為它是託古之作,這些東西太現代,也太犯規了!妙玉鄙視明瓷,因為寫的是明,當代物不稀罕。妙玉喝的是文人茶,講究的自然是點茶道的優雅,水雅、杯雅、人雅,所以不能完全怪她龜毛。

紅樓中的瓷器以宋瓷為主,王夫人有汝窯、探春有官窯、汝窯,薛寶釵有定窯,黛玉沒有,應該是她不喜歡,寶玉用的是民窯影青。

影青,是在淡淡的青中隱現著發白的刻鏤花紋。古瓷的顏色特別好聽,吹綠、胭脂水、嬌黃、松青、霽藍、祭紅、豇豆紅、繕魚黃,所謂顏色會呼吸不過如此。最早的影青是宋代景德鎮的青白瓷,是在燒造白磁的過程中,釉色在高溫中發青,白底中泛著淡淡的水藍色。因是民窯器,多為日常器用,如酒壺、碗碟。

說起來我最早看到的古董磁器是南宋影青大碗,但見薄如蛋殼的淡藍色笠形碗,放在燈下,光滑的外圍透出內裡的刻花,那時什麼都不懂,內心卻發出驚歎,好東西!

寶玉的房中擺的是影青聯珠瓶,聯珠瓶是幾個一樣的瓶子連在一起,有三聯,四聯、五聯、六聯,像玩具一樣。不但造型可愛,也象徵其人正邪兩面,神魔一體。這樣奇特的瓶子插什麼好?桂花。可見作者不但懂瓷器園藝,還懂插花藝術。什麼樣的人用什麼樣的瓶插什麼樣的花。影青配桂花,雅極,其香濃郁,暗示寶玉愛聞香惜香的個性。寶玉折桂花時,想到孝敬老人家,親自把聯珠瓶拿下來,灌水插,送一瓶給祖母,一瓶給母親。老太太喜得不得了,見人就說:「到底是寶玉孝順我,連一枝花兒也想得到。別人還只抱怨我疼他!」寶玉從未送花給女孩,他送手帕給黛玉,送荔枝給探春,送扇子讓晴雯撕,就是不送花,因為花太平常,只宜送給長輩表示孝心。中國插花講究自然,只單一種隨意插,不講究多樣搭配:這跟日本花道擅修剪;西洋花藝重搭配不同,一派渾然天成,多好!

《紅樓夢》一書不但講究瓷器,也講究用具,寶玉的纏絲白瑪腦碟子,襲人想用來給湘雲盛東西送去,卻發現不見了,晴雯笑道:「給三姑娘送荔枝去了,還沒送來呢!」襲人不是小氣的人,可這盤子想來珍罕,瑪瑙多是紅的黑的,白的真沒見過。她說:「家常的傢伙多著呢,巴巴兒的拿這個。」晴雯回:「我也這麼說,但只那碟子配上鮮荔枝才好看。我送去,三姑娘也見了,說好看,連碟子放著,就沒帶來。」可見是晴雯主意,她不識字,卻懂得美,想想鮮紅的荔枝擺在白瑪瑙碟子上,嬌豔欲滴,連顏色都活起來了。

另外碧月用大荷葉式的翡翠盤子,裡面養著各色折枝菊花,真是繁華如錦,富貴勝花,黃金鶯編花籃打絡子,小姐們個個爭著要。這裡面蘊藏著古人對美的概念,不管是設色、搭配都令人神往。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說瓷-215006408.html


全站熱搜

dorothykn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